轻风入骨相思不知.

这儿是轻骨。目前偏爱虚白瓦瓜萤六。暂时只写魔人团。
IG.LOL/SpeXial/awm绝地求生/
不要喊我大大。我只是个写东西的.
B站and微博指路:直月Anna 企鹅2116023776欢迎前来催更~对了企鹅号加上了可以讨论还有剧~透~哟~

【糍辰】教。

之前答应要写的。
很短。







-

糍粑和辰辰是很多年的好友了。虽然年龄还不大.但是家住的近。也都经常一起上下学。最近学习稍微稳定下来了。糍粑在B站的某视频认识了一个叫甜瓜的。那会儿就认识了一款刚出没一年的新游戏——第五人格。

“诶糍粑你在干嘛呢”

辰辰最近到糍粑家来玩的时候。看到糍粑基本上每次都在看手机。似乎叫什么直播的样子。

“这个吗?是新出的游戏来着..好像挺好玩的。”

后来逐渐两个人都玩起了这款游戏.一开始两个人都菜.什么也不会。还好看主播直播学技术这条路还是走得通的。于是两个人写完作业了就在一起看甜瓜直播.或是找些屠皇的视频看。

-

糍粑的小丑很厉害。

这句话出自辰辰。

辰辰的红蝶很厉害。

这句话出自糍粑。

-

“诶诶诶我拉锯怎么断了QAQ”

辰辰那会儿经常失误.时不时就撞墙断锯.连一阶的人类都不太能赢过。看着显得有些失落的辰辰糍粑领了一条新路。换个屠夫玩。于是辰辰就开始了红蝶之路。确实.红蝶比小丑更适合辰辰。

百万年一遇的甜瓜水友赛终于还是开始了。因为两个人都练的屠夫位子.所以就自己找了队伍玩儿.其实辰辰心里很佩服糍粑的拉锯。360°无死角.怎么转都没事.更别说还是手机拉锯.难的很。

因为队伍内部原因.辰辰不仅打屠夫.还打人类位.累是真的.压力大也是真的。但最后能做对手的只有糍粑。所以也就不太怕了。

“糍粑别放水呀。”

有时听着辰辰笑着讲糍粑也会有些没来由的开心吧。

“行啊。”

最后果然是遇上了。也是必然的吧。最后决赛打了很久.辰辰倒是压力越来越大.比分倒是一直没怎么变过。但最后糍粑因为判断失误的传送终是没了冠军之位。

“吓死我了...”

-

辰辰赢了。
但糍粑还是很开心。

-

“诶诶诶糍粑教我拉锯嘛。”

带了个小丑就进了游戏界面.匹配到了普通的阵容.空军.调香师.魔术师.医生。但这样的局也都只是三杀一出.看着空军跳了地窖辰辰便突然想到了这个。

“好啊”

于是手把手教辰辰的糍粑用拉锯锤爆了对面的狗头。

但辰辰似乎并没有学到。

应该没人能体会被圈起来的感觉吧。

-

有点奇怪呢。

-



 

 




没了。真的。
其实我是上来水一波
最近有点心态崩
昨天有点高兴嘻嘻。
说起来吧。我是不敢写感情向我有点怕
所以这对就没东西可以写了【...】

赢了。
大家好。王思聪牛逼。
以后我就是校长的舔狗【狗头】

我昨天知道事情的时候还想过要不要立个写文flag
要是宝蓝没走我就写文。
但我还是有点怕...
真的赌不起阿。

预言帝姐妹nb

怎么会这样的...
突然想起了最近一直听的那几首歌

“被这俗世烹煮过你我,我跪谁脚边,红白自吊唁,我在浊缸底蜷缩自拥。“你好比这蹩脚的小丑灵活”,我猜在他们眼中 我应下油锅。 ”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 爱意也全都是假,你见证的 拥抱都是假猜测的想念是假,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这场梦结束快醒吧,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你珍藏的过去全是假 我并没有爱上他。”

“我身边只他一个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是他陪我流血破皮 陪我失眠时交换着回忆,也因他才成就我 换别人就失去结局,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 籍籍无名”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在无人的角落里 有更多浪漫秘密,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真的同他最默契,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 真的最害怕分离。”






不爱。也别伤害。

我一路走来be了很多对。
但我从来没放弃过谁。
杰宝很好。
是。最美好的样子。
可我还没想好如何开始讲故事呢。
你怎么就想先离开了。

其实这几天一直都有脑洞。同时还经常梦到他们几个....特别是水蓝两个人吧。真的。满脑子都是他们的样子。

“登峰造极镜啊蓝哥。”

点开伪白tag的宝贝们:
宝贝们最好不要给骂人的送热度哦
不然到时候我们置顶最头上会出现她头像的哦
要乖哦
也不要去骂
反正谁在做梦谁知道
有些人就是太自大了
以为自己超厉害的呢。
没关系啦
我们自己的夏天我们自己等
答应我要乖哦
要是觉得很想评论也行吧
在下面评论哈哈哈就行
因为啊
如果有我们这边的宝贝看到了言论不高兴的话
会去骂
所以要是评论哈哈哈的话。
也会让人笑起来的吧

爱你们♡

55555555我没跳坑真的。真的。我只不过是。看了几期声入人心而已5555555

贾凡是什么天使55555
听说和陆宇鹏是翅膀cp
真的。什么绝美的世纪大可爱们

555555555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以为是贾宇吗
完了鸭。站反
姐妹快拉我走55555





ps?!这么多天使攻的我是不是应该贡献一下文了【后编辑】

我...反思一下为什么我写文比我写文字要少人看.....QAQ

夏。

“他们都在期待夏天”
“可我不这样想”
“我怕啊。”
“我怕明年夏天。他们没回来”
“那样...我就保不住你们了...”

【伪白】天降正义!!!!

伪白
是糖
名字过于沙雕内容过于迷茫。
并没有写出中心【。】
是一个脑洞。
艾特1个我的玛尔塔小姐
@是想要锤爆爱丽的祁寒


 

“你真的想好了?”


老白最近无意之中发现一个“能实现心愿的天使”。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她先来找老白的。其实说是天使.老白却说那人是身穿疑似空军黑天鹅皮肤的女生。只是身上多了件长袖外套。嘴里多了根棒棒糖


“...我想。我只能这样做。”


那女子约着见面的地儿是老白家中附近的枫叶林。满地的暖红让老白深刻明白。现在已经入秋。并且已是深秋了。那人在动态发的中秋快乐还印刻脑中。似乎。自己早就被忘记了。像是那些飘落的枫叶一般。


“嗯..。好吧。这份代价只要你能接受就是。合同先签字吧。不是别的什么.怕你反悔而已。


附近不知道为什么从未出现过路人.一直到老白签完合同以后.那位女子接过看了一眼。行了个礼便消失在老白眼前.留下几根黑色羽毛倒是有着来过的痕迹行人逐渐出现在眼前。老白却是愣怔原地。


-

用某些东西代替我.

-


“好的今天...玩屠夫吧。”


紫色小丑已然坐上屏幕最右的椅子等待求生者的光临。看着这个皮肤.老白不由得想小号可还真是个好东西。若不是这个借口....或许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用囚徒吧。


“咦.排到同事了啊。”


鼠标在那几个求生者的名字上头转了两转。是隔壁战队的。虽然都是小号但也不影响本就是六阶人皇的发挥。一整局下来最令人诧异的是欧的白先森今天居然不欧了。满场没有一个竹笋。


[震惊。白哥哥居然不种笋了]
[种笋太累了于是就不种了哈哈哈]
[不用竹笋的老白也很厉害!]
[老白冒号我是一个不需要竹笋的男人]


老白看着弹幕.心情莫名有些低沉。刚失去的.也正是这个了。


-

送给你了。

-


隔壁虚某人倒是欧的很。开局就是竹笋.走几步路就是满配。还正奇怪着.投掷骰子。一出就是5个4。精华单抽就是金。


“啊...今天有点欧啊”


虚伪感觉这事蹊跷.反而并没有心思去高兴于金光的出现。竹笋和这些东西。都好像是他。


[????极度不适]
[德发先森你走开还我伪酱]
[虚伪怎么回事???]
[一个月的竹笋没了]
[??????我看的不是虚伪直播吗]
[哈哈哈哈伪酱自己都愣了]

看着弹幕的那句伪酱。不由得想起了第一个喊37这个称呼的人。也是他。那回他第一次喊自己“虚伪酱”。可后来却是甜瓜发扬光大了这一称呼。


“今天这么欧...那我给大家唱歌吧。”


即使体现的仍是那个傻fufu的自己。想要明显体现出自己的高兴。于是愣住的事实也就无人在意了。


-

有点想你。

-


虚伪唱了一首杨宗纬的“我变了 我没变”。也正是从千万弹幕里不小心的一定眼吧。


“我做了那么多改变,
只是为了我心中不变,
默默地深爱着你无论相见不相见,
我做了那么多改变,
只是为了我心中不变,
我多想你看见。”


低沉的嗓音回荡于空气之中。虽然虚伪唱得十分钢铁硬核。但突然的不是那么高兴。这时已经开播七八个小时了。于是唱了之后便表明了晚上想咕咕咕的事实。


“好啦那我再唱一首不就是了吗。”


看着弹幕的哭天喊地也是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想着的却绝对不是这些。再一次刷新弹幕.到了自己的直播间里截图抽奖般的选中。


“这首叫...遥不可及的你?我好像不太会哦我听听看....诶有点像那种。就是。我给你们录一个那个睡觉...就是晚安铃声的那种感觉哈哈哈”


-

我的执迷不悟感动了我自己.
你却还是一样遥不可及。

-


“老白....”


中午突然想要咕咕咕的情感在这时却不是那么明显了.吃过了晚饭才想起今天已然鸽了的事实。心里莫名想起那个人。


“甜川先生您能不能别自闭啦。”


不知不觉耳边已经响起了他的声音.手上也点开了他的直播间.巧合是.早晨时那人也曾咕了一段时间。会不经意去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可惜现在似乎不能这样做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自闭我...我刚才麦没开出来”


或许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吧.屏幕上开着他的直播.手机里还存着合照.就连电脑最深处被自己遗落的那个最珍贵的文件夹都是为他所建。所以。自己还是很在意他。无法欺骗自己的事实。


“打双监吧到点了。”


陷入回忆以后.再回过神来老白的直播间已经开了有一阵子了.记忆中的他说话很直.因为是年龄最大的又要照顾好弟弟们.总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一揽。但是谁都清楚.老白更是因为太熟而不觉得会有那一切后续的发生。所以虚伪也是绝不信网上言论的。反而更是对此感到吃惊且觉得笑话一桩。
 

“快乐小丑——”


虽然老白是这么说着的.但其实一整局都没有出现过小竹笋.老白自嘲的轻声笑笑。摇了摇头.觉得也就算了。反正也无关了。


[白哥哥最帅!]
[房管姐姐前面有个麦片哥哦]
[老白三局没竹笋了啊]
[白哥哥好强啊我的天orz]
[哇魔术师这个失误666]
[对面祭司什么鬼嘲讽吗?]
[哈哈哈哈这个祭司笑死我了]


在一群弹幕里头虚伪看得最清楚的却是那唯一的一条关于他的信息。


“老白三局没竹笋了。”


-

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仔细看着老白一局又一局的结束.不知道为什么屏幕上开了摄像头的他居然隐约有些让人心疼。

可又有什么用呢。

-

我的生活尽是你的影子.

-


时间有时走得飞快。又是两个月的离去。突然变欧的事情早就被遗忘了.从最初的纠结到后来的淡然.像极了两个人之间感情。更何况...或许只是巧合。


“哈喽哈喽开播了开播了”


虚伪像往常一样开播.弹幕像往常一样的刷着愉快的话题.往常着的往常。普通而平淡。


“我抬一手锯——”


拉锯命中了.但这一天稍稍有些不同的是.自己似乎在变回原来的样子。也不像前段日子那样进局就是竹笋.两步就是高配。


[今天的伪酱也是平常的伪酱]
[日常没笋]
[伪酱没笋也能打成这样...我算什么东西]
[↑可能算欧皇哈哈哈]
[终于不是德发代打了]


看着弹幕刷着.突然有些恍惚.愣着看屏幕许久.摄像头却也是暴露了。一直到弹幕提醒才回过神来点走继续键。


“刚...刚才是卡了。”


随意找了借口.弹幕正好也都只是哈哈哈.没有任何的在意。心中舒了口气。开摄像头这事儿确实是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在哪位主播身上似乎都是不可磨灭的诅咒


-

老白也是如此.一如既往地开着摄像头直播.和瓦不管他们连着麦组着队。也唯有这时才会突然觉得少了什么。面上有些愁.流入心头。


“欧的白先森快准备啊?”


屏幕一晃.老白直播间的摄像头上已经没了老白的身影.只有突然动了两下的椅子.也只有眼尖的显微镜魔人能看到屏幕上飘下几根羽毛。

-


“啊——”


突然从莫名的空间下落.再下一秒.老白就到了虚伪怀里。


“你是....老白?”


虚伪眨了眨眼睛.手还放在键盘和鼠标上。于是现在的姿势就是虚伪抱着老白的感觉。


“虚....伪?”


老白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有点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那人也是笑了笑.轻声问着。


“你要不要解释一下欧气的事情”


老白和虚伪那儿的空气逐渐凝固了两个人都安静的不行.弹幕倒是刷的很快证明着非静止画面的存在。最后两个人确实是在一起了。而关于“欧气”...也正是那个合同干得好事。老白觉得既然自己不能陪着虚伪了.那总有些什么东西可以代替自己留在虚伪身边吧。


-


后来?后来虚伪和老白在一起了。
这一回.老白把自己留在了虚伪先生的身边。
或许这才是他想要的真正答案。


-


伪白女孩们所记得的.是那个天使的名字。叼着棒棒糖的天使祁寒在这事发生的前一天就给老白留了信。也正是早晨老白起床时.床边留下的那个莫名来的纸条.却又是因为急忙并没看到.那篇合同里的最后一句老白没看到。


上头居然还写了过期日期.甚至老白忽略了这份合同巨大bug。


名为“心愿”


-


也成为了后来祁寒为这事所做的借口吧。原话似乎是这样的。


“啊我可能没有详细说过.心愿合同的根本在于心愿。如果你要的并不是心里真正的愿望....似乎会出现不同的反应。”


“那你怎么一直没告诉我”


“出事那天我才忙完...于是就在床边给你留了纸条啊。”


结局圆满了.倒是两个人直播间的节奏带的越来越多也都懒得去管了。反正转身看看.还是有很多喜欢自己的人在等着的。


又何必为了那些不喜欢自己的人多此一举呢。


握着老白手走在枫叶林的虚伪这样想着。












——THE END——

好的这篇很迷我也觉得很迷但是我确实是两天赶出来的嗯大概吧三天?四天?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宝贝们看懂了吗。】

【瓦瓜】绒花

是糖
含一点点微小的伪白和欲沐
日常校园短篇向
很短很短
来源于生活
共2207字。



_

早读的朗朗声是极少有的.这时班上的同学都比较累了.多的也是默默抄作业的。于是也都不稀奇了。清晨的窗子总能打进阳光.窗帘遮了又没遮着。甜瓜看着自己前桌.虽然看不到那人的脸颊。但甜瓜的脸上总能浮现微小的笑意。

“语文书翻到....”

课代表仍在坚持带读.收作业抄作业的也没在下头歇着。瓦不管成绩好.坐在前排总是回答问题的那个。有时也会跟周围闹闹笑话.甜瓜一开始的成绩并没有很好.也多亏了有瓦不管在.由于瓦不管的光洁明亮.排在快处于下游的甜瓜也终于是有一丝希望。

“叮铃...”

下课铃响起.有时瓜瓜会遗留上课时的各种难题.但高中这时老师是不太去理这些事的。于是问的也就少了些.最近的状态也有些下滑。

“喂.猪精.今天又有什么不会的题啊?”

但瓦不管总会来帮他。所以某个美好时刻所说的“我最爱的管管来啦”也并不是说玩笑话。甜瓜喜欢瓦不管。是真的。付出真情的。

“啊管管...这个数学好难啊...”

瓦不管其实也习惯了甜瓜的鬼哭狼嚎。虽说甜瓜的成绩已经稳拿班上前十年级前百.但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不太能写出没见过的题目。

“来我看看....猪精儿你看好题啊。”

甜瓜自己觉着.离瓦不管的距离还有一段儿.虽然已经很近了.可怎样也不会满足于目前的位置。

-

“叮铃铃”

老师在讲台上讲着课.或许有人听.或许只是独角戏。可甜瓜不敢懈怠.于是上课笔记在甜瓜这儿多得令人惊叹。甜瓜不是在学习上很有天赋的人.但.在喜欢瓦不管上.或许更有天赋了。

“先把这个算式代入....”

甜瓜有时会在看瓦不管时走神。所以他总能看清空气中漂浮着的什么东西.比如小虫子.比如一些奇怪的透明颗粒物。今天不同。

在甜瓜的桌前掉落了一片绒花。

说是绒花.不如说是一些小的绒毛.只是长得比较好看罢了。甜瓜看着绒花小心翼翼的从上头坠落.小心翼翼地向下漂浮.似乎在寻找什么.当它快要落至桌上时.甜瓜玩心大起.

那片绒花最后到了瓦不管的肩上。

-

如同我的真心一样。

-

“瓦不管.篮球场等你。”

黑发男生叫做虚伪.是瓦不管的好朋友之一.瓦不管这个人朋友其实说多了不太好。说少了也不真实。也就不多不少的样子.而甜瓜不过也是“朋友之一”罢了。

“马上来。”

瓦不管常去操场的篮球场上打篮球.特别是在放学了但离自修还有两三个小时之前。不过对于瓦不管和甜瓜这种在校生也就有些优势了。

“管管我也去——”

而瓦不管不知道的是.因为甜瓜知道瓦不管特别喜欢打篮球.所以自己也去学了.虽然甜瓜打不上前锋的位置.防守的后卫倒是没有太大问题。甚至有些压迫流了。

“猪精儿...走吧。”

跟着瓦不管下了楼.一如既往地.观看台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跟虚伪很好的老白.另外一个叫沐木.跟篮球场上正在练习投篮的那个欲为不明不白的。

“嗨瓜瓜弟弟。”

老白其实也属于跟甜瓜很熟的地步了。见甜瓜走来就打了个招呼.沐木则是看着手机上的游戏有些顾不过来.但还是口中打了个招呼。

“啊白哥哥...不留班学习了吗?”

曾经也有过因为老白的班主任人不是很好.觉得老白下楼看球赛是浪费时间.非得留人在上头.不过老白倒是无所谓。老师后来也没怎么管的样子。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最近老白也有在复习的趋势.甜瓜本以为今天老白也就不下来了。

“留什么班啊那些个魔人题目做得我脑阔疼...出来看虚伪酱打篮球散散心呗。”

老白笑着回答.说起老白和虚伪.已经明恋好久了。两个人都在为彼此的将来努力。

“哟哟哟虚伪酱可还行哈哈”

沐木倒是被老白逗笑了。手中的游戏也刚好接近尾声。这刚一笑.游戏也随之结束。

“白哥哥今天打篮球吗?”

老白是可以打篮球的.但因为确实荒废很久.锻炼又是少之又少.要是放在以前.老白绝对会先上前找找感觉的。

“不打了.看戏不是很高兴吗为什么要上去。”

瓦不管也确实猛男.之前也有过打两个小时不停.对手队友倒是换了几波。愿意陪他打的也就虚伪跟欲为了。有时甜瓜也想上场陪瓦不管玩。

“其实也是。上去干嘛。送死吗”

沐木不知道什么时候掏了根棒棒糖吃.甜味在口腔中迅速蔓延开.暗骂一声这种过于甜味的糖果.又专注于看欲为打篮球。

-

其实说起为什么喜欢瓦不管.也是因为瓦不管打篮球的事情。最初甜瓜只是当瓦不管是朋友是兄弟。但那回儿见瓦不管在篮球赛场上的样子本身就有些着迷。后来庆功宴的时候瓦不管喝了点酒.还是甜瓜送回家的。

说真的。瓦不管喝了酒和打篮球流汗的样子。是最帅的。

这是甜瓜日记里的一句话。

-

有时会有小女生给瓦不管送情书这事儿.人尽皆知了。毕竟瓦不管帅气成绩又好.好吧.这是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瓜姓先生说的。不过也确实有些可考性。瓦不管总是一头黄发.不戴眼镜.还是班上的体育委员。

“瓦...瓦不管...我...我喜欢你。”

像被女生当场表白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也是极少的那么几次有女生当面给瓦不管表白。这回瓦不管被拉到了那条走廊的尽头.倒是发现了在尽头那边缩着的甜瓜。

“对不起啊.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你喜欢。”

值得一提的是。确实每次要是瓦不管被某个女生叫走之前还被甜瓜知道了。那绝对是会跟上去查看一番。毕竟。甜瓜最怕瓦不管突然答应了哪个女生。

“啊...啊?”

瓦不管说完后就丢下女生朝着甜瓜所在的方向走去.甜瓜倒是看着瓦不管愣住了.一直到自己贴在了墙上.瓦不管的脸凑近才缓缓回神。

“甜瓜。”

瓦不管轻声细语的.有些小心翼翼。更多的是对甜瓜的温柔。

“啊..怎...怎么了管管...”

甜瓜对瓦不管眨眨眼睛.悬在空中的双手不知道放哪里。

“我喜欢你。”

话语刚出.甜瓜的耳朵涨得爆红.脸上看似毫无波澜了。

“管管你说什么...”

-

“我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交换了一个带甜味的吻.绒花在空气中飘荡。默默注视着这一场恋情的开始。

-

上个暑假。瓦不管在甜瓜家里给甜瓜补课.甜瓜睡着以后.瓦不管在桌面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了甜瓜的日记。也是从那时.才知道原来甜瓜喜欢自己这件事。不过那时也未曾在意。后来.因为篮球赛的精彩表现。也被许多女生爱慕.但每次收到情书和表白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些奇异的感觉。

瓦不管后来才知道。可能。自己也是喜欢甜瓜的。

-

有时。付出努力而得来的结果。更令人珍惜吧。

所以。现在轮到我来为你努力了。

-

甜瓜依然喜欢上课玩绒花。也依然喜欢着他的瓦不管。

-



——THE END——


想要写出短而甜的感觉。我好像做不到orz

占tag歉

宝贝们啊...再这样下去。即使我每个贴都会回哈哈哈。但是...我最怕这里也变成下一个贴吧。
好吗。
做个乖宝宝哦。

暴躁陈辞.:

占tag致歉,明早八点删除。
有谁还记得这是个圈地自萌安心产粮的tag?
挂人带伪白tag,撕逼带伪白tag,带节奏也带伪白tag。
这段时间tag里越来越不太平,之前有人占tag就不说了,毕竟这事已经差不多解决了。
然后现在又一堆带节奏的,撕逼的。真的搞不懂了,这不是一个安心产粮的cp tag?
还有那一些看不惯的dw我也求求你们赶紧滚,你看着这些文不开心我们看着你也不开心。
说的很乱,也没什么中心,我不是什么太太也不想撕逼。各位看见那种带节奏的,dw,适当运用屏蔽,举报。然后多产粮把他们刷下去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