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入骨相思不知.

这儿是轻骨。目前偏爱虚白瓦瓜。暂时只写魔人团。
SpeXial/魔道/渣反/天官/awm绝地求生/
不要喊我大大。我只是甜川先森的手电筒。
微博指路:直月Anna 企鹅2116023776欢迎前来催更~对了企鹅号加上了可以讨论还有剧~透~哟~

【伪白】信件。(一发完)


留给他的信件。
这里是轻骨。
这回老年梗。
含伪白瓦瓜。
共1623字。

虚伪先生的欧的白 发表了:

  
    看到这封信的读者你好.很有可能在写完这封信的不久以后。我就要离世了。这封信是留给这个世界的。还留给我的全世界。也正是留给我先生。我的.虚伪先生。
    相遇的时候是在不知道几个十年以前。那时没有现在这样多的优质游戏.但也确实是在进步上升期了。端游则稍微玩法多一些.手游自然还是存有限制。记得那时真正与他相遇是在我过生日那天。是五月二十九日。那段日子我放弃了端游的守望先锋.转行去了新出的游戏第五人格。现在说起来或许有些年代久远。但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第五人格.或许我现在身旁的就不是他了。
     那时候我和他都是游戏主播.自然播的也是第五人格。只是那会儿有分监管者和求生者.我们正好相反。相遇那天.他放我走了。他对我说.生日快乐。
     于是那日以后.我们便开始一起玩了。那时的我心里尚存疑问.在遇见他以前.我以为.我会找个女孩子.照顾她一辈子。但.在遇见虚伪以后.似乎都变了。而我从来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特别注意这个人.特别注意他的一言一行.特别想跟他讲话.特别想听他唱歌.特别喜欢去翻他的视频.特别喜欢每天跟他发信息。其实什么都有。如果不是我的另外两个兄弟的发展情况.我还真不了解原来我所做的所想的这些。被称作为“喜欢。”
     那时我的两个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了一起.可我意外地没有感到意外。或许.日久生情什么的.是真的有可能吧。他们两个是不知不觉在一起的.没有任何的公布声明。甚至没告诉他们的哥哥我。直到某一天我目睹了他们两个堂堂正正当着我的面亲亲的时候.我彻底明白了些什么。他们两个总是很小孩子气.但意外的契合.也意外的更照顾对方。我去过他们家.很干净。养了一只小白猫.叫糍粑.很可爱。他们两个人很奇怪.年龄大一点的那个叫甜瓜.最小的叫瓦不管.但是反而是瓦不管更照顾甜瓜一些。
     那天甜瓜来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时我确实是有些神情茫然了.因为我似乎并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样子的。该是什么样子.又会是什么样子。我说我不知道.我问他.什么时候跟瓦不管在一起的.又是怎么在一起的。他告诉我。“其实...两个人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喜欢吧...像是没点破但其实双方都知道了。我跟你说啊白哥哥最怕的就是双向暗恋了......”他后来还跟我讲了很多东西.我想.我可能确实有些老年人了。不过比较有用的是.他说出了喜欢一个人自己心里的反应与潜意识做出的那些举动。
     我想。我是喜欢虚伪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很害怕的。我们两个都是全职主播.除了直播别的再没有什么.我担心我这样的想法会对他不利.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提起.本来想着等管管的生日那天再拼一把试试看吧.可谁又知道.那些奇怪的舆论纷纷走了出来.于是.我不得不与他分开。
     分开以后.我以为就这样吧。我担下所有的错误.担下所有所承担的.我觉得.这是为他好。但我还是能看到团粉和一些粉丝的伤心言论。那时我甚至看到了.他的状态是一天没有一天好。于是.我想要再离他远一些.再远一些。这样的关系一直到了第二年的夏天.一个小型的第五展子.也可以说是娱乐赛项目吧。那时大家说直播和粉丝都基本上稳定了。那时的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而他.就那样成为让我想都不敢想的人。遥不可及.不可触摸的人。
     我胆怯了。他却回来了。
     那时.他分到跟我一个房间.他告诉我。“我喜欢你。”可那天晚上大家都喝醉了.而他一直仗着觉得自己酒量很好于是替我挡了不少酒.这是我后来细想才想到的。他的酒量不能说很好.也不能说不好。但那天他真的醉了。我怕他说什么假话.就拖着他去床上睡觉了。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那天晚上.他边喝着酒边问我要不要做他男朋友.我想他一定是醉的不轻了.把我。当成其他人了吧。
   第二天.我们在一起了.准确来说...有点奇怪。那天他好像并没有真的喝醉了.他也没有断片。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太多细节...我是真的老了。有点记不清。
   我大他几岁。我承认我是下面那个.但这绝对是因为我照顾他.并不是别的什么...他总是记得我的生日.可能因为那是我们相遇的日子吧。
   我真的很喜欢他。即使我们经历的那些太多太多苦难我只好一笔带过。也只想一笔带过。这是我想留下的。不能割舍的。那个夏天。我的朋友很多.可我只有他一个。他是我的全世界。这封信.我会留给他.但绝不是现在了。等他看到.希望他不要伤心。要抱着我们的回忆.朝远方继续前进。
    反正。他总会找到我的。

                                         白先生
   
                                 5w喜欢  2w推荐 9w评论
           

推荐评论:

虚伪先生

小白猪我饿了。快回来煮饭啦。

发现新大陆

刚看完了水友赛....
悄咪咪地问。
我可以悄咪咪悄无声息没人知道地
嗑糍辰吗
可以吗
QAQ
圈地的那种QAQ

【伪白瓦瓜】沙雕向:震惊童话故事居然变成....

cp大概是虚白瓦瓜。
是群里面魔人们的神作:)
共992字:)
群号:527610168
沙雕快落一夏。
走你w



这一天魔人城堡的月色格外的美丽,老白站在露台上思念他的王子。

白公主闭上了他的眼,冲着星空大声叫到:“古娜拉黑暗之僧!虚伪!你给我出来!”

可能是白公主的声音太大了,从空中突然掉下来了一个绿头发的小魔女。

绿头发的小魔女一脸愤怒的看着白公主,“白公主你又不要我了吗?”

老白惊讶地看着他:“我在等虚伪啊瓜皮小姐!瓦不管先生呢!他人呢!”
“他和虚伪出去玩了啊,你不知道吗?”甜瓜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欧的白。

白公主:啊?什么?虚伪竟然背着我偷男人?还是我亲爱的弟弟?
老白大声哭了起来,声波穿透了万水千山,被虚伪王子听见了。

虚伪王子听到了白公主的哭声感觉内心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他转过身对瓦不管说:“我的公主在召唤我,我要去找他(?)”

“当初说要和我出来游山玩水的人是你,现在要抛下我去找白公主的也是你,虚伪你个猪精!”
虚伪顾不上瓦不管的生气,他踏上了竹笋,翻了个筋斗云,来到了白公主的城堡。

瓦不管骑着一条五步蛇跟了过来,突然五步蛇失控了,朝着白公主咬(吻)了过去!白公主晕倒了!
虚伪王子急忙冲了过去抱起了白公主,悲伤的说道:“不,old白公主,你不能这样丢下我啊,你走了我就没有小竹笋了啊”

瓦不管笑了笑,妩媚的笑容令周遭空气也骚了几分,“虚伪王子,你想救回他吗?可这是五步蛇呀,只有……”
说到一半,瓦不管笑了笑,“只有我得到真正的爱情才可以呢。”他舔了舔嘴唇,一字一句念道,“虚伪殿下。”

虚伪睁大了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wo ri ni ge真正的爱情?来人啊,给我把甜瓜找过来。”虚伪听到后不假思索朝身边的侍从说道。
   看情况不对正准备偷偷溜走绿发魔女杜牛川(划掉)甜瓜瓜突然一楞,被侍卫一把拉了回来,与瓦不管四目相对“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爱他!”甜瓜大叫,他想要跑,可是五步蛇飞快地跑到了他面前,瓦不管瞬移了过来:“啧,小别致长的真东西。”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甜瓜听后连忙否认,他慢慢地朝后退去,想要逃跑。
“瞎说?你是说你不是东西???魔人吗你。”
“不,我没有,我是个东西,我在说我不别致。”甜瓜被吓到转身就跑,然而还没跑几步就被虚伪直接拉住向后一推,直接倒在了瓦不管
的怀里。

瓦不管闻了闻甜瓜的味道:“诶,你是不是注水了?”“胡说!本魔女明明是自然生长的甜瓜!”甜瓜气愤地叫道。“哦?是吗?”瓦不管的眼睛眯了起来,忽然他咬了一口甜瓜的脸。“喂!痛!”甜瓜叫道。“好甜……”瓦不管作出了咀嚼的动作

实在忍不下下去的欧的白直接坐了起来,然后朝着瓦不管和甜瓜大喊道,“你们是魔鬼吗!现场麦片???”
看到欧的白醒了过来后虚伪十分激动地抱起人就往房间冲,完全忽视了身后已经在那蛇吻的两个人。

于是虚白瓦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看我看我!!!!
魔性的魔人镇真的不来吗!!!
qwq求你了
有张图是我肝的哦qwq
直月是我啦qwq
你们有没有人看到我呀qwq





或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做那么多。从最初的连麦改词到配图上自己的你画我瞎还有一张正正经经的图。为什么一个人担下连唱的重担。一句录了十遍二十遍。lof上的文凑来凑去凑时间出来写。或许。在你们眼里的夏天走了。或许。天气是真的入秋了。哪怕是那两三秒的配图自己都会想很多。做很多细节处理。这个视频无论是石沉大海。还是引人注目。无法掩盖的。只有我们所做的努力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我幸运。幸运于遇见他们。也幸运于遇见你们。不被那些人打败的。引领我们走下去的一切。对不起啊。我没赶上最后结尾的话。所以。还是补一个吧。我说。我喜欢你们。更喜欢有你们在的夏天。那个。我已经无法参与的夏天。

林筱漠:

大家好这里是战地记者林筱漠

(我这个过气记者还有人记得吗emm)

这次来呢 是来做个宣传

是我们自己群里的人做的一个视频

b站上面 名字叫“送给魔人团的魔人镇”

av号33174603

up主无常先生呐(她超级棒!!!)

真的ballball大家多去支持一下qaq

她们都超级棒的 每个人都是!!!

这个视频搞了半个多月

从最开始的分配唱歌 到后来的配图

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

这个视频 不仅包含了无常的心血

包含了我们参与的人的心血

也代表了我们团粉在等着他们

视频可能有些瑕疵

望大家多多包涵

爱你们鸭qvq


所以 跟着我一起

推荐投币收藏走一波~

-OVER-


(再次感谢支持这个视频的小可爱)

(土下座)

(希望自己的宣传能让这个视频让更多人看到x)


写给我喜欢的魔人团的歌。【改词侵删】

写给我喜欢的魔人团的歌。

原曲:写给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的歌
填词:轻骨【直月】
OK alright Let's go

你温柔的长发,在风中划过嘴角
你迷人的嗓音。从空气传过耳畔

我幼稚的笑话,为何只有你没笑
我魔人的弹幕。为何只有你没看

你靠着窗发呆,我看你发呆而发呆
你对游戏发呆。我看你发呆而发呆

女孩,你太可爱,我不知怎么办
男孩。你太魔人。我不知怎么办。

感谢你,那样沁人心脾的美丽
感谢你。那些无法超越的技术

感谢你,让我回忆也变得甜
感谢你。让我抽奖也变得欧气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
原谅我。有点自私的观众心

感谢你,出现在那里
感谢你。发出了耳鸣。

你温柔的长发,在风中划过嘴角
你帅气的技术。在游戏中无人挡。

我幼稚的笑话,为何只有你没笑
我魔人的评论。为何你总看不到

你靠着窗发呆,我看你发呆而发呆
你在YY自闭。我看你自闭而自闭。

女孩,你太可爱,我不知怎么办
男孩。你太魔人。我不知怎么办

你问我的答案,是简单还是很难
你问我的名字。是不是还被念错。

我看着你的脸,就忘记该怎么算
我听着你重念。就想要捶你一顿。

老师说着未来,我想着未来和未来
他们说着未来。我想着未来和未来

女孩,你太可爱,我不想离开
魔人。你太魔人。我不想离开。

感谢你,那样沁人心脾的美丽
感谢你。那些欢声笑语的情意

感谢你,让我回忆都变得甜
感谢你。让我回忆都变得甜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
原谅我。有点自私的魔人心

感谢你,出现在那里
感谢你。回到那块板。

有一个,早已被你猜到的秘密
有一个。早已想要告诉的秘密

请允许,我把你写进我的歌
请允许。我将你刻进我的心

纸飞机,载着岁月飞散在风里
安和桥。顺着夏天分散在那里

不知你,还能否想起
不知你。还能否想起。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
原谅我。有点自私的魔人心。

先码一个预告。

大概是辆车车。
主要是 分 手 炮 的事情。
之前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有个群友说很想看 分 手 炮 的剧情。所以最近脑补了很多东西。
但是放心。
我。写伪白。先立个flag。
绝不写刀。
写刀我就骗吃【chi】骗喝【shi】
所以剧情应该是。
白哥哥提分手伪酱想要 分 手 炮
于是白哥哥答应了
于是伪酱其实根本就不想分手
于是白哥哥被套路了
于是白哥哥被伪酱拴住了
具体怎么样
等我写出来吧




















等等。我是不是还有同居番外没写
算了算了随便啦没关系啦
翻译: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关于真假两端。【一些彩蛋】

首先是一些废话。

    这篇彩蛋是在提笔写《真假两端》的时候就有想过的。然后首先感谢大家这些天对我写《真假两端》的一个支持。这些天我也一直有收到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其实我是从来没求过这些东西的。因为我觉得喜欢的话总会有人留下痕迹。我也收到了大家对我的一些评论留言。300+的热度是我目前写文生涯【?】中最高的一个数目了。谢谢大家wwww
   这篇文的题目我也是纠结了好一阵子。因为当时提笔写的时候是一个小本子当手稿。然后电子版这边也有一个版本。但是我脑子抽了题目写的不一样。手稿那边最初是叫情感游戏。这边叫做真假两端。最后是问了某黑土升升所以才定了这个题。
    其实关于《真假两端》我想说。这篇文其实很赶。我不知道我在赶什么。但是我确实很赶忙地写出了这篇。3000字的不知名东西。拼拼凑凑来说.应该是只用了一周。最后一天是爆写了1849个字。伪白的话可能是我目前遇到唯一一对让我赶着写的cp。其实写这个短篇之前我是很怕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写了自己的同人。但是那篇本来说是怕系列太长会没时间肝所以才写的短篇。但是到现在我都没有写完。写了有几千了。所以还是很怕的。不过结局来了果然还是很开心了。

毕竟总会等到的。

-

好的正片开始w可以对照我的文看√

点♡我♡看♡文♡

1.

『老白总笑虚伪.说他像秋天的酒.这一点虚伪从不明白。只是笑着问他别的人.而老白只是想了一会儿.才说

“瓦不管是蛇精吧每天见谁就蛇吻.但甜瓜...诶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些不明白了...”』

这段的“秋天的酒”是来自于伪酱的安和桥。“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但其实在构思这段开头的时候.我是以“梦境”方式开场的。只是最后忘记了这回事也就没体现出来。但是老白是“绝不会说出”的。而虚伪的安和桥也是自己一个人的。所以这段其实是虚伪的梦境。在梦中的对话。

然后说说蛇精吧。蛇精这个梗呢其实是来源我生活。我是9.3开学前几天粉上的魔人。然后我开学的时候对我同学喊了一句你是魔人吗。他回了我一句不我是蛇精。于是。瓦不管蛇精这个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2.

『似乎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至少....瓦不管和甜瓜他们没受到太大影响。

老白这样告诉自己。』

『后来一直都没说出口.为了避开确实熬了一阵子.在老白的意识中的没过多久.第五人格线下的活动还是邀请到了欧的白先生。同时一起的还有虚伪先生。

虚伪:官方找你了吧?

老白:嗯呐。

虚伪:我们到时候面基好了...我们快有大半年没一起玩了啊白先生QwQ

老白:可以啊QVQ

看到一年老白还是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今天的日期和漫不经心看了眼过几天活动的日期。那时老白才记起.事情发生到现在约摸是有个大半年了。这会儿也不止半了.老白坐下来仔细想想才记起这些日子里自己的态度是有多么的....佛系。排位可以输.倒了也没问题.溜鬼还是那样溜.不再暴躁纠结。

老白彻底意识到自己变了很多。』

这俩大段其实我最想讲到的是我对于白哥哥的一个理解吧。第一段那里的“至少瓜瓜和管管都没有受到影响”其实是我自己的一个猜测。他们的疏远可能只是仅仅的因为不想要“伤害到对方”于是采取了一种方式吧。与其是大家各受伤害不如一人承担。也算是我对白哥哥是“年纪最大经历最多”的一个理解吧。无论这是对谁而言的对错。

然后佛系这个只要是最近【9.3~9.20+左右】看直播的应该会比较清楚。有的时候看到弹幕说白哥哥在改了什么的。还是会有些高兴有些...难过吧。不过还是白哥哥的那句话。“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

3.

『后来面基老白遇见的可不止是虚伪.管管和瓜瓜也来了。其实也是因为之前也说好了下次活动一定要来见面的.更何况现在瓦不管和甜瓜两个人还在一起了。关于他们.也确实因为在一起的事情有些苦恼。因为这件事本身并不是自己讲出来的.是被粉丝一步步发现了....于是瓦不管觉得也就算了.于是两个人顺其自然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这段我想我的表达并不是太清楚。在写这段的头儿时我就有想以后出瓦瓜的番外【或正文】。因为考虑到瓦瓜视角的一个处理。这段的“本身不是自己讲出来的”和“顺其自然自然而然就在一起”这两句其实是瓦瓜在这以前就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某日某土拨鼠直播的时候不小心就以某种方式透露了。当然这个我还是想后期做一个特别处理。

4.

『甜瓜放下喝着的饮料小声说了句.瓦不管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拉起坐在隔壁的甜瓜。

“差不多了.跟你去逛逛你这猪精就知道吃。”
甜瓜闻言愣了两秒.呆呆看着瓦不管.瓦不管催促两下甜瓜才突然意识到什么.跟着瓦不管走了。』

这段其实指管管知道虚伪和老白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才随意找了一个借口溜溜球。也顺便二人世界【不是】当然后来是有去遇到骨秋和雪柒。都是瓦瓜篇的后话了。而管管其实是忘记了提前跟瓜瓜说一声。所以才导致眼神交流了一下瓜瓜才意识到。不过这俩还是太可爱了....orz

5.

『老白突然想起那回去吃麻辣烫似乎正是因为虚伪.老白有个习惯.喜欢下播了之后去看B站和微博的评论.那会儿风口浪尖的.大家也确实论着自己和虚伪的事情.看过最多的还是某期魔人开黑视频里头的“火”事件。看到那个视频内容的时候老白是大脑一片空白的。后来想了想才记起.当时自己本来是想说虚伪对于魔人团的意义.』

这段的描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一个猜测。那件事情被截视频传上B站。我在粉白哥哥之前看的这个。但是我觉得没有什么。而且伪酱也知道白哥哥是在开玩笑话。还笑着说对谢谢老白。给我这个机会什么的。但是弹幕硬要说是伪酱现在已经不开心了balabala的。但是后来我去挖坟考古的时候却发现这个视频是魔人系列比较中间位置的视频具体不太记得了。如果伪酱真的不高兴了又何必跟他们一直做到32期呢。果然还是有人在添油加醋吧。

6.

『枫叶撒了满地.秋千上的男子伸出了手.但却在下一秒转瞬而逝。再熟悉不过的梦境。再熟悉不过的陌生人。似乎什么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有。梦境总是令人贪恋。就连枫叶落下的时候都是那么美好。

“老白是我女朋友”

“你只能跟我吃麻辣烫!”』

唔...其实这段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因为这段确实是最最开头的那段关于“秋天的酒”的一个延续吧。主要还是两个人都互相梦见。但梦的却截然不同。在梦境中两个人还是很好。但奈何那是两端的“假”。

7.

『是啊。忘记了这个呢。』

这句话是上一句话的下一段。一个过渡。但这段是指的上一段中的“女朋友”和“麻辣烫”。既然“麻辣烫”有了。那么忘记的。就是关于“女朋友”了。

8.

文中的“欲为欲为mua~”

来源于《欲为天下第一》演唱者小沐木。

最后想要说的是。

原来我的彩蛋这么少吗????我怎么记得我构思的时候有丶多儿。

9.

好的其实我原本还有一些想到的东西没有写到.我这个人写文很奇怪。不打草稿。最多是梗。也不会去打大纲什么的。反而我会直接写正文。因为有的时候。突然来的灵感会比我原本想象的更好。所以我会一遍写完直接发。于是就导致了我后来发现我最开始想要写的一些东西没写出来或是没突出这样。

10.【其实是凑到这个】

最后就是可以期待一下我的同居番外。我这边自己的手稿写了一些了。说起手稿。其实你们看到的这些文字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我上课为了不打瞌睡写的。我发现上课如果困了拿药物顶顶。但有时候没带药。于是就只能拿出笔画画或是写文。会比较有用。而且可以听听课什么的....啊说得我自己好困【...】

同居番外真的很甜很甜很甜我没有骗人TVT
其实我在进伪白坑之前
我是个写刀子的阿....
好的以后的文我可能也会这样整理一遍然后再发出来这样。

当然应该不会有人看吧【小声bb】

好的宝贝儿们同居番外见。记得跟我企鹅扩列啊TVT

对了。不要喊我太太啊。我有名字的。而且我不是太太。我是魔人中的天使啊【。】于是这边cn轻骨/直月。都阔以喊的w

【伪白】真假两端。(一发完)

cp含伪白。瓦瓜。骨秋。欲沐
刚碰这个。ooc有。
是时候交党费了。
全篇3591字。
半夜发文最为致命。
我终于是个短篇写手了。
东加加西加加于是有了这个。
组团偷莉莉姐。
勿上升真人勿打扰真人。
之前忘记加个群号了。欢迎来找我玩。
527610168

-

虚伪是老白网上的好友.即使相隔千里却也挡不住他们之间的默契。有的时候游戏真的让人放松。且最好的是游戏背后那群陪你约朋友。就像他们一样。

-

“我从未想过忘记.也从未想过离去,这是只有你不明白的简单道理。”

-

老白总笑虚伪.说他像秋天的酒.这一点虚伪从不明白。只是笑着问他别的人.而老白只是想了一会儿.才说

“瓦不管是蛇精吧每天见谁就蛇吻.但甜瓜...诶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些不明白了...”

老白对几个弟弟也是极喜的.但对于虚伪的感情总是不太清晰。有些莫名的不明不白了。因为老白总是会莫名想要对虚伪更好.就像是有着别的东西。但老白确实一直没在意这一件事。直到后来瓦不管拐走了甜瓜.这会儿老白才突然意识到什么。但还在想如何寻找告诉虚伪重要时间点事....粉丝事件却又是无可奈何。

老白:[戳一戳]

老白:喂伪酱啊。那啥。咱们可能最近...不能一起多玩儿了。

虚伪:嗯。没办法。先这样吧。我这边再找人一起.你就带瓜瓜他们先玩吧。

老白:最近得避避了...真是累啊。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后话自然也是老白虚伪没再多聊.但刚开始时确实还真是不太习惯没有虚伪的日子。因此导致某日喊冰雪时愣是喊出了虚伪。就连老白自己都有些发懵.也是因为这个.后来再没出过差错。但是二人的企鹅聊天倒是连大火都有了。一翻记录.多得也只是一些游戏的事情.再者就是每天的ri ge警告。似乎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至少....瓦不管和甜瓜他们没受到太大影响。

老白这样告诉自己。

-

你说秋天快到了
我说你挽留一下夏天吧.

-

后来一直都没说出口.为了避开确实熬了一阵子.在老白的意识中的没过多久.第五人格线下的活动还是邀请到了欧的白先生。同时一起的还有虚伪先生。

虚伪:官方找你了吧?

老白:嗯呐。

虚伪:我们到时候面基好了...我们快有大半年没一起玩了啊白先生QwQ

老白:可以啊QVQ

看到一年老白还是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今天的日期和漫不经心看了眼过几天活动的日期。那时老白才记起.事情发生到现在约摸是有个大半年了。这会儿也不止半了.老白坐下来仔细想想才记起这些日子里自己的态度是有多么的....佛系。排位可以输.倒了也没问题.溜鬼还是那样溜.不再暴躁纠结。

老白彻底意识到自己变了很多。

-

后来面基老白遇见的可不止是虚伪.管管和瓜瓜也来了。其实也是因为之前也说好了下次活动一定要来见面的.更何况现在瓦不管和甜瓜两个人还在一起了。关于他们.也确实因为在一起的事情有些苦恼。因为这件事本身并不是自己讲出来的.是被粉丝一步步发现了....于是瓦不管觉得也就算了.于是两个人顺其自然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但是老白不同。老白可是属于...连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虚伪都不太明白.可以说是....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发现自己有新的爱好于是有些。惊讶了。

“嘿宝贝儿白先生蛇吻吗!”

这是管管看到老白的第一句话.自然老白并不想对这个人说什么.甚至是想要转身离开

“说什么b话呢瓦不管先生。”

虚伪笑着搭上老白的肩.瓦不管后面的甜瓜跑了几步才追上。

“管管你慢点嘛....我好饿阿...”

“你是猪精吗就知道吃...平常早起都叫你跑步了你真是。”

“伪酱管管欺负我”

“欺负你可还行。”

老白看着三人的笑语.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他们还是像以前一起玩儿一样。什么都没变。直到他们听到了远处的那首....天下第一。

“欲为欲为mua左边一个mua...”

正当四人找到室外是一个小角落坐下聊天时.突然听到了疑似小沐沐的声音。虽然场地麦很杂.但不影响坐在场地外头不远处咖听着沐木唱的四人突然沉默了一阵.甜瓜放下喝着的饮料小声说了句.瓦不管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看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拉起坐在隔壁的甜瓜。

“差不多了.跟你去逛逛你这猪精就知道吃。”
甜瓜闻言愣了两秒.呆呆看着瓦不管.瓦不管催促两下甜瓜才突然意识到什么.跟着瓦不管走了。

-

虚伪是不喜欢烟的
但是又不得不用它做借口
老白是不喜欢烟的
虚伪知道这件事情
因为老白总劝自己别抽了
后来虚伪确实有段日子没抽
因为对身体不好。

因为他不喜欢。

-

“啪。”

四人约好时间.管管拉着瓜瓜走后虚伪点起了烟.烟的味道笼绕着虚伪.虚伪是想一个人找地儿抽的.奈何又不想老白一个人坐着.没办法再三询问才当面抽的烟。其实老白一开始还指望着瓦不管一起活跃活跃气氛。谁知道瓦不管这个魔人拎着甜瓜就走...

“虚伪啊戒了吧”

老白开口虚伪才将烟从口中拿出.是那团烟雾缓缓从口中飞出。

“什么”

“烟啊...对身体不好的。而且天天点蚊香对蚊子也不好啊。”

虚伪抬眼望着老白.对着老白傻fufu地轻笑了两声。虚委屈才默默开口。

“可是没有靓仔牛奶。”

老白知道。平常虚伪会以靓仔牛奶代替所需的烟。是烟瘾的发作让人无法尚存理智。听人这么一说老白才翻了翻随手带上的包。似乎也有些时日了。从里头拿出的也正是那瓶放了很久但却难以看出的靓仔牛奶。

“嗯?很久了吧?怎么不喝?留着给我?”

虚伪调笑问着.老白却是有些愣神。呆呆看着笑着的虚伪.以为不会见到的他的笑容。可能...就是想要留给你吧。老白想起了很多.什么都想起了.遗忘的.还记得的。

所有关于他。

但却在看见梦里都想看见的笑时一言不发.不是开不了口.而是张张口.却说不出了。

还有那个盛夏。

-

“对了虚伪先森.你有没有看到这里有没有麻辣烫啊?”

虚伪这回跟老白在路上走着.但也是叼着根烟.却没点着.按虚伪的话来说就是...假装抽烟我是真的不抽。

“好像没看见...不过前面有指示牌诶可以去看一眼。怎么了又吃麻辣烫嘛?你确定你待会儿上台不会醉晕?要是胡言乱语我们兄弟几个没准还救不了你。”

虚伪依然是笑着的.这样的虚伪总是让老白着迷。沉醉似酒.着迷成瘾。戒不掉。也忘不掉。

“...应该...没关系吧。不过我们之前不是约好了要吃麻辣烫嘛....”

听到虚伪这么一说老白还有些愣神.这才意识到虚伪也会时不时来翻看自己视频的可能。于是说得应该也就是那个自己去吃了麻辣烫再回来直播的那回事。

“不出事就行。”

老白突然想起那回去吃麻辣烫似乎正是因为虚伪.老白有个习惯.喜欢下播了之后去看B站和微博的评论.那会儿风口浪尖的.大家也确实论着自己和虚伪的事情.看过最多的还是某期魔人开黑视频里头的“火”事件。看到那个视频内容的时候老白是大脑一片空白的。后来想了想才记起.当时自己本来是想说虚伪对于魔人团的意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口就变味了.瓦不管圆场子自己都要继续说下去....

-

有点恨自己。

-

最后虚伪还是没点那根烟.麻辣烫也因为活动时间的问题被两人安排到了晚上去酒店附近找一家。这次线下主要是见面和现场教学比赛一类。上回老白只是做了游戏解说.这一次确实是上场打娱乐魔人一波。而且官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四个人虽然在不同平台但还是被安排到了一起。似乎也因为这个闹了大风波。

“诶...管管~管管~我们跟伪酱他们分到同一组了诶。”

甜瓜将手机上官方发的信息递给瓦不管看.瓦不管还诧异了一下.毕竟平台关系的事情始终还是有点问题。不过下午开场的时候确实多了一大波观众。

还有小粉丝跑到伪酱跟前说欢迎回来。

-

“什么回来?我从来没离开过啊。”

-

四个人抽签抽到了骨叔当屠夫.当然几个人都是很熟了.反正娱乐赛也就随便过去了。就连甜瓜开头的交互斩都被忘掉七七八八。不过这天也确实是签名签到手累.礼物也收了一些.这局结束后发觉大老远看到一只秋秋子举着手机开着直播像拉锯似的过来....

拍到了骨叔。

“骨叔骨叔看这里!”

辣骨戴着口罩.倒还是笑着看蠢秋.慢慢摘下了戴着的耳机。

又是新一轮。

-

后来活动结束确实是去吃了麻辣烫.的确也是大家一起去的.即使伪酱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老白看着。似乎明白了虚伪的不高兴。

“六块钱的麻辣烫?只跟你吃咯。”

虚伪听到老白突然开口有些惊讶.差点把叼着的烟掉了。

“那...我们两个一桌吗?”

“嘛人有点多所以他们应该。不介意。”

-

夏天还是走了。
秋天你来啦。
再相遇吧。夏天。

-

“那...先欢迎你回来玩儿?”

虚伪和老白见麻辣烫还没上桌.便想着聊会儿天吧。毕竟...他们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什么欢迎啊。我又没走。”

虚伪假装正经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放.却是笑着说出这句话。

“话说...微笑他们也来了吧...你怎么...没去打个招呼...?”

老白勉强笑了笑.心里想着的却是截然不同。果然...还是算了。

“我这不是怕你吃醋嘛小白猪~”

突如其来的撩让老白有点猝不及防.这句话好像很早就想要问了吧...但是...却一直没有问吧...

“....魔人。”

-

是吧。什么都没变呢。

-

枫叶撒了满地.秋千上的男子伸出了手.但却在下一秒转瞬而逝。再熟悉不过的梦境。再熟悉不过的陌生人。似乎什么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有。梦境总是令人贪恋。就连枫叶落下的时候都是那么美好。

“老白是我女朋友”

“你只能跟我吃麻辣烫!”

-

是啊。忘记了这个呢。

-

“哇骨叔.这怎么分啊房间有一个大床的诶...”

春秋询问前台很久才终于得出结论并告诉众人...于是后来是几个人QQ骰子才分出了房间。当然。确实骰子是老白投的。但...规则是所谓的最大的住最好的大床房...

于是虚伪和老白就住到了大床房。

但也只是放下行李箱就去了隔壁的KTV玩耍。上次人不齐全.这次倒是差不多d5榜上的都来了。 总之也是一堆乱七八糟的魔人歌曲。

(啊啊啊蠢秋好可爱啊)
(天啊骨叔唱歌好好听啊爱了)
(529冲鸭!!!)
(那是虚伪吗!!!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吧你们)
(今天d5榜上人皇屠皇也很和谐呢)

“你们点歌啊点歌吧他们这群魔人都不知道唱什么。”

“生化镇生化镇。现场版生化镇来来来”

“哈哈哈生化镇你是魔人吗!!!”

-

“喂小白猪。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啊。”

“虚伪你是不是喝大了。”

“是啊我都忘了你是我女朋友了。”

-

面对傻fufu的虚伪.就连老白也毫无办法了啊。

谢谢你。一直陪我。其实那天你出去和朋友吃饭喝酒之后。我看到了你送我的辣条。我想。是不是会有可能呢。对不起啊。虚伪。果然还是得一辈子陪你了。

-

其实虚伪不知道。他不在的日子里。老白每天梦到的都是虚伪坐在他跟前。然后对他说。

“小白猪。你口中的一辈子真短。”

然后被自己吓得醒来。这一天也是一样。但。果然是会有你在了。黑暗中。虚伪抱着他的小白猪。进入了新的梦境....

-

秋天的酒吗。那你呢。你是我的酒香吧。
果然啊。再见。还会遇见。
谢谢你。

-

    THE END

耳鸣响起。在你心里。
不离不弃。从未离去。

啊我终于是发了漠尚
桓易sx这边不知道...还弄不弄...说不定呢。
其实我接下来的还有漠尚的一份存稿没有写完
还有另外一份clx少暗的没写完....
说不定呢。

【漠尚】追忆。

题目瞎起各位看看就好。
初摸漠尚性格。
多谢观看。
带冰秋。
群里活动。
随缘写文没有大纲。

“清华?怎还没睡。”

漠北君这几日极晚回家.尚清华也不得急。只能待在家里静静等漠北君.有时闲得无聊还会拿只毛笔在纸上写字.有时漠北君看了发呆的尚清华也还真不知脑子里想了什么。

“你回来啦?你最近去哪了...每次都这么晚。”

尚清华皱了皱眉.一脸凶神恶煞.漠北却觉得自家夫人可爱极.便笑着拉人回床。

夏至。每日夜里也都习惯开扇窗.在安定峰习惯了.也都这样做了。回了漠北这也就没记得关了。漠北君起初还觉得会冷到尚清华.但尚清华后来似乎挺喜欢窗前的月光和后面那些种的花.就不在意了。

“...漠北。说说嘛。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微风习习月光倒映。每次漠北君会把尚清华拖上床然后等到第二天漠北君先走了又是一日。这样的日子好像快有两三天。尚清华头一回觉得感情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麻烦。

“别乱想。睡吧。”

漠北君知道尚清华怕热.即使是夏天的夜晚也不会有几分凉意.也便搂着抱着尚清华过了这么大半月。其实尚清华有些不知所措的.不知道怎么分析漠北君这句话.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似乎确定关系以后一直是漠北君迁就自己.难道是烦了?尚清华自然是知道什么七年之痒.但这还没有七年...不过七个月八个月倒还真是有了。

“你真不说吗...”

其实漠北君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一方面这件事其实告诉了尚清华也并没有什么大碍.另一方面却又听君上说算是情人之间的情趣什么的.现在自己和尚清华应该算是“情人”“爱人”什么的了吧?

“乖。”

-

于是尚清华就真睡了.第二日果然还是一样的状况.不过尚清华没想着坐以待毙.便问了侍卫漠北君去处.侍卫自然是漠北君的亲信.怎么样都不肯说.尚清华转念便回了趟清静峰。

“嗯?你来做什么?找师尊有什么事跟我讲。打扰师尊休息了。”

每次来冰妹都不会给尚清华什么好脸色.尚清华也就应了.可闻言还是嘴角抽了抽.想起自己写洛冰河的方方面面.这会儿沈清秋不起也情有可原。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知不知道大王去哪了。”

洛冰河倒是没想到是来找自己的.但仔细思索.漠北君确实几日前是有来找过自己。那会儿说了什么来着...

“漠北君?...不知道。你不是更清楚吗?你自己下山找吧别来烦师尊啦。”

其实根本只是洛冰河想不起来了.寻思着师尊该快醒了便推着尚清华出门自己去做饭了。

-

“大王...会去哪里呢...”

尚清华在家里怎么也想不通.于是晚上熬夜打算第二天跟踪漠北君.但....跟着跟着在草丛里困了就睡晕了过去.倒下前只见到漠北君跟一个女子在谈话。似乎还笑了笑。

“那是...?”

听到什么物体掉落的声音.漠北君皱了皱眉.走上前把自家夫人抱回了家。

“那么想知道吗。清华。”

漠北君轻抚着尚清华的发丝.喃喃道。心想反正也没有几日。终要知晓的.既然如此....

-

第二日漠北君没出门.陪着尚清华在家里。本来尚清华也没想着给人什么好脸色了.心里憋屈又不想说.可漠北君这一日都在家中.北疆这边稳定了不少.也都没什么要管的。

“怎么了清华?不开心?”

这一日下来.漠北君也不是傻子。看得出尚清华好像在纠结什么.不管是什么说出来都好。于是漠北君便问了尚清华。

“...没有”

尚清华自然是纠结的.但这一拖也就到了又一日。漠北君突然拿回来一袋东西。门外还不知为何十分喜庆高兴的样子.正奇怪呢。尚清华突然知晓自己要和漠北君......结婚了。

“结...结婚?!你...你一直没跟我说啊...”

尚清华眨了眨眼睛.有些惊慌地看着漠北君.这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今天...是吉日。”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人.眼底净是温柔.尚清华算是明白了.这个人.果然只属于自己。

-

那是一套不知从哪里找来女性婚服.大红色的轻纱铺了满裙.里头的花纹似乎是雪莲花的样式.金色丝线缠绕在裙摆.尚清华面上不知怎的染了些粉.嘴上淡淡地有些胭脂。头纱被尚清华拨了开.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尚清华忽然感叹这时间。想起自己随手写下的爽文竟然成为自己不想离开的一处.爱上漠北君却也是觉得神奇.穿了个越.怎么都不一样了。

“怎么了?不喜欢?”

漠北君看着尚清华的脸色似乎不好.以为他不喜欢.尚清华笑着摇了摇头.漠北君待尚清华的好.尚清华都知道.在这里确实很幸福.和漠北君在一起已是他最大的幸运。身上的服装更是体现了漠北正在爱他。

并且一直爱他。

“没有。只是....觉得好快啊。我们都要结婚了。”

尚清华边说着.边抬起双手四处看着身上的长裙婚衣.漠北君本想着若是尚清华不喜欢.大可以换套男装的.只要尚清华不喜欢。但听他这样说着.心里不免放松许多.

而尚清华也在爱着自己。

“喜欢就好。清华。”

-

几日前。漠北君为了尚清华这套婚服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所以....你这几天在忙这个?”

“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

“君上说。情人之间的情趣...或者说惊喜?”

“....那那个姑娘?裁缝?”

“哪个?”

“就跟你讲话的那个...还笑得那么开心”

对此漠北君只想说那个时候姑娘提到了妻子之类的...漠北想到了尚清华也就笑了。但这些东西漠北早就忘了。就连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儿都不记得。

-

后来尚清华想想。这事儿。还真有那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