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入骨相思不知.

这儿是轻骨。
SpeXial/魔道/渣反/天官/awm绝地求生/
不要喊我大大。我只是薛洋的走尸【?】。微博指路:直月Anna 企鹅2116023776欢迎前来催更~对了企鹅号加上了可以讨论还有剧~透~哟~647330886是群哦w

啊我终于是发了漠尚
桓易sx这边不知道...还弄不弄...说不定呢。
其实我接下来的还有漠尚的一份存稿没有写完
还有另外一份clx少暗的没写完....
说不定呢。

【漠尚】追忆。

题目瞎起各位看看就好。
初摸漠尚性格。
多谢观看。
带冰秋。
群里活动。
随缘写文没有大纲。

“清华?怎还没睡。”

漠北君这几日极晚回家.尚清华也不得急。只能待在家里静静等漠北君.有时闲得无聊还会拿只毛笔在纸上写字.有时漠北君看了发呆的尚清华也还真不知脑子里想了什么。

“你回来啦?你最近去哪了...每次都这么晚。”

尚清华皱了皱眉.一脸凶神恶煞.漠北却觉得自家夫人可爱极.便笑着拉人回床。

夏至。每日夜里也都习惯开扇窗.在安定峰习惯了.也都这样做了。回了漠北这也就没记得关了。漠北君起初还觉得会冷到尚清华.但尚清华后来似乎挺喜欢窗前的月光和后面那些种的花.就不在意了。

“...漠北。说说嘛。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微风习习月光倒映。每次漠北君会把尚清华拖上床然后等到第二天漠北君先走了又是一日。这样的日子好像快有两三天。尚清华头一回觉得感情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麻烦。

“别乱想。睡吧。”

漠北君知道尚清华怕热.即使是夏天的夜晚也不会有几分凉意.也便搂着抱着尚清华过了这么大半月。其实尚清华有些不知所措的.不知道怎么分析漠北君这句话.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似乎确定关系以后一直是漠北君迁就自己.难道是烦了?尚清华自然是知道什么七年之痒.但这还没有七年...不过七个月八个月倒还真是有了。

“你真不说吗...”

其实漠北君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一方面这件事其实告诉了尚清华也并没有什么大碍.另一方面却又听君上说算是情人之间的情趣什么的.现在自己和尚清华应该算是“情人”“爱人”什么的了吧?

“乖。”

-

于是尚清华就真睡了.第二日果然还是一样的状况.不过尚清华没想着坐以待毙.便问了侍卫漠北君去处.侍卫自然是漠北君的亲信.怎么样都不肯说.尚清华转念便回了趟清静峰。

“嗯?你来做什么?找师尊有什么事跟我讲。打扰师尊休息了。”

每次来冰妹都不会给尚清华什么好脸色.尚清华也就应了.可闻言还是嘴角抽了抽.想起自己写洛冰河的方方面面.这会儿沈清秋不起也情有可原。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知不知道大王去哪了。”

洛冰河倒是没想到是来找自己的.但仔细思索.漠北君确实几日前是有来找过自己。那会儿说了什么来着...

“漠北君?...不知道。你不是更清楚吗?你自己下山找吧别来烦师尊啦。”

其实根本只是洛冰河想不起来了.寻思着师尊该快醒了便推着尚清华出门自己去做饭了。

-

“大王...会去哪里呢...”

尚清华在家里怎么也想不通.于是晚上熬夜打算第二天跟踪漠北君.但....跟着跟着在草丛里困了就睡晕了过去.倒下前只见到漠北君跟一个女子在谈话。似乎还笑了笑。

“那是...?”

听到什么物体掉落的声音.漠北君皱了皱眉.走上前把自家夫人抱回了家。

“那么想知道吗。清华。”

漠北君轻抚着尚清华的发丝.喃喃道。心想反正也没有几日。终要知晓的.既然如此....

-

第二日漠北君没出门.陪着尚清华在家里。本来尚清华也没想着给人什么好脸色了.心里憋屈又不想说.可漠北君这一日都在家中.北疆这边稳定了不少.也都没什么要管的。

“怎么了清华?不开心?”

这一日下来.漠北君也不是傻子。看得出尚清华好像在纠结什么.不管是什么说出来都好。于是漠北君便问了尚清华。

“...没有”

尚清华自然是纠结的.但这一拖也就到了又一日。漠北君突然拿回来一袋东西。门外还不知为何十分喜庆高兴的样子.正奇怪呢。尚清华突然知晓自己要和漠北君......结婚了。

“结...结婚?!你...你一直没跟我说啊...”

尚清华眨了眨眼睛.有些惊慌地看着漠北君.这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今天...是吉日。”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人.眼底净是温柔.尚清华算是明白了.这个人.果然只属于自己。

-

那是一套不知从哪里找来女性婚服.大红色的轻纱铺了满裙.里头的花纹似乎是雪莲花的样式.金色丝线缠绕在裙摆.尚清华面上不知怎的染了些粉.嘴上淡淡地有些胭脂。头纱被尚清华拨了开.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尚清华忽然感叹这时间。想起自己随手写下的爽文竟然成为自己不想离开的一处.爱上漠北君却也是觉得神奇.穿了个越.怎么都不一样了。

“怎么了?不喜欢?”

漠北君看着尚清华的脸色似乎不好.以为他不喜欢.尚清华笑着摇了摇头.漠北君待尚清华的好.尚清华都知道.在这里确实很幸福.和漠北君在一起已是他最大的幸运。身上的服装更是体现了漠北正在爱他。

并且一直爱他。

“没有。只是....觉得好快啊。我们都要结婚了。”

尚清华边说着.边抬起双手四处看着身上的长裙婚衣.漠北君本想着若是尚清华不喜欢.大可以换套男装的.只要尚清华不喜欢。但听他这样说着.心里不免放松许多.

而尚清华也在爱着自己。

“喜欢就好。清华。”

-

几日前。漠北君为了尚清华这套婚服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所以....你这几天在忙这个?”

“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

“君上说。情人之间的情趣...或者说惊喜?”

“....那那个姑娘?裁缝?”

“哪个?”

“就跟你讲话的那个...还笑得那么开心”

对此漠北君只想说那个时候姑娘提到了妻子之类的...漠北想到了尚清华也就笑了。但这些东西漠北早就忘了。就连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儿都不记得。

-

后来尚清华想想。这事儿。还真有那么好笑。

【原创】水到渠成,源远流长。

端午安康。





1.缘
    “滴滴嗒嗒....”电脑飞速运转着.屏幕上显示着各种排列各异的文字.国学馆里只有这位坐在电脑前的男子和几个同伴。这个时代已是全科技自动化时代.所以图书馆一类.早就没怎么有过了。纸质时代的转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自此.人们生活已经不再需要过量的纸写作、打印等.只有少量追求于纸质文化的人们在造纸.但这一张张纸.也都成为了时代前的人们所追忆的童年。“....时间太久远了.并没有发现那个时候的东西了。”另一名在无数书架间徘徊的男子抬了抬眼镜.搜索到了以前最最古老的《史记》一类书籍.但却是没找到想要的人。
    来国学馆的目的.是寻找一个古人的背后故事.而国学馆一共有四人.坐在电脑前的叫温垣.是这个国学馆的管理员.也是这个大学的研究生.读的专业是不被这个时代注意的历史学。戴眼镜的男生是同系的同学.名叫黎渠.系里人少.这有凑齐四个人都算很好。其余的还有两个男生.他们正是领了学院的任务才来搜寻资料.关乎于他们的学期末奖学金一类。当然.这个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因为在这个快将书籍丢弃的世纪来说.古时候的东西太过于遥远。
  “怎么样.你们那里有找到什么吗?”虽说是全科技时代.但这国学馆三楼两个半层的风格总是没变.不像教室.除了人.别的什么都变成了能够随时按照科技变化的平面。此时黎渠正在三层问着二层的小个子男生江郁。“没有.我们都找了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的。主任是不是在骗我们啊。”他们泡在国学馆已经快有半月之余.由于温垣是管理员.所以待多久都没关系。温垣在这里和旁人不同.他并不是为了奖学金或是嘉奖.他是真真切切为了寻找古人的踪迹。而他们这一次是为了几月后的端午节。

2.寻找
    这一代的人已经忘却了端午节.只有少部分人还在保留端午节吃粽子的习俗.即使如此.还是没有几个人知道为何要吃粽子。而江郁口中的“主任”正是那少数人还在吃粽子的人。但他早已年老.去年八月翻出了以前祖上留下的册子才发现吃粽子的其中奥妙.可惜纸质事物早已泛黄模糊.网络上更是很难查到踪迹.这可犯了难。温垣也拿过主任口中的册子仔细找过.除了大写的“屈原”二字以外.很难再找到别的字迹了。因此.他们便从此下手。
  “黎渠.来看看这个!”黎渠闻声从架子上下来.胖胖的大个男生宋临看着电脑上的资料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黎渠眯了眯眼.“看来没白费力气.胖子开车.去一趟H市博物馆了。”宋临拿了车钥匙。众人马上行动.毕竟.离端午节也不远了.若是完不成任务.毕业都成问题。
  “抱歉.屈原的史料...前阵子被人劫走了。我们这里也只有仅剩的几本...以前留下的东西都已经封存起来了。重点保护。”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认识其中那个瘦小的男生江郁.执意找了一会儿都没能找着.终究是没法。湖边.江郁蹲坐着.伸手将脚边的石头丢在水里。“临哥啊...你说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轻声嘟囔着.唐临也不恼.看着沉入水底的石头陷入沉思。“临哥?嘿?临哥?怎么了这是?”水边不知何时飘来了船只.在这个年代船只已经少之又少。“船...掉落...江郁.我...我知道了!回去找黎渠和温垣他们。”江郁看着宋临突然改变的脸色.有些不知所措.唐临走时也不忘拉着江郁.致使江郁到了岸边喝茶时都没有明白。

3.真相
  “找到什么了?”温垣急忙问.“温垣.我想起以前的故事.小时候我奶奶他们是这湖附近的船家.所以...或许那些船家知道些什么。”宋临说完.黎渠仔细一想.似乎十分合理。“那些船家身上会有线索也不稀奇.前面有个村子.去那里吧。”江郁看着海面上的风平浪静和轻轻吹拂扬起的叶片.跟上了宋临他们的脚步。
  “您好.船家.我们是来调查的.请问...您知道屈原吗?”连问几家都未曾有消息.四人有些沮丧.不过这最后一家或许有点消息吧。“问对人了.小伙子。”四人眼中再次泛起了光.跟随着老人家来到了屋舍.老人翻出柜子里的相片和笔记.“早就准备好啦。就等着你们来呢。”几人感到疑惑.那老人继续说“这屈原啊.跟我祖上有些关系.于是啊.前些日子祖宗托梦与我.让我务必将这些东西托付给你们。”确实.相片过胶技术已是顶尖.这相片即使多留快有百年.都不会有破损。带了东西.道了谢后四人便离开了.在附近找了地方住下.毕竟明日一定还要留在这里调查的。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笔记本上记录着所有屈原的诗句.而这一首则是屈原最有名的《离骚》。屈原是为国而死.起初.屈原劝楚怀王不要上当.可有另世家反对.于是.楚怀王死于秦.后秦攻破楚国.于是.屈原跳河自尽。人们吃的粽子.是 旧时百姓为了纪念爱国诗人.投进河里的鱼食。
   等这一切事情结束了.四人才得知.那位老人十分长寿.而且是个寺庙大师。村里将他视为“仙人”。四人离开后几日.僧人发现了笑着圆寂的大师。
   这年.温垣的演讲成功.人们吃着嘴里的粽子.糯米入味.也不忘那忧国忧民的诗人屈原......




故事纯属虚构。bug一堆。未修改。初稿。溜了。耶。

端午安康。我知道没人看。嘻嘻嘻

Another day 【带全员·番外篇+真结局】

终于还是决定了。
全文总共2625字。
耗时七个月。
对不起久等了。

————————————————————————

     我想要
     陪你走过我所拥有的
                 所有四季。
                          你愿意陪我吗?

————————————————————————

“喂。黄伟晋。”

“怎么啦。罗弘证。”

伟晋坐在病床上。笑着看刚进门的宏正.伟晋这个样子已经有三天了.不.是醒来三天了。伟晋睡了几天宏正已经不记得了.那段日子度日如年的感觉使宏正有些迷茫.但终究是熬过去了。

“真没想到啊.你居然会吃那个东西.还是一年的.”

伟晋接过宏正手上刚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露出思考的神情.

“嗯....那个东西....好像是粉丝推荐的.说是挺好用的.我那段时间也是心情不好嘛。”

“我看你应该清一批粉丝了宏正这样想着.但依然没有说出口.只是坐着.手机在刚好闲下来时响起信息音效。

“宏正.”

“嗯?”

“真是对不起”

“嗯...?怎么了?”

“让你担心了....”

伟晋说罢.宏正拉过伟晋.伟晋反应过来时已在宏正怀里了.伟晋感受到宏正的双手在颤抖.

“...没事...你回来...就好。”

听到这里的伟晋回抱了宏正。

“宏正。我在。”

有些事情伟晋不知道.明杰和子闳却是清楚着.明杰现在跟子闳很好.子闳平常不愿明杰去受累.基本上明杰的工作是轻松的.因此也会常来找伟晋.宏正在伟晋昏迷期间.还晕倒过.医生说是心理原因.明杰没忍住也劝过宏正。

“哥.你这样.伟晋醒了.会心疼。”

“....”

“他会不高兴的。”

听到这里的宏正拿起了桌上的东西.动起了筷子。

“喂.明杰?在哪呢.还在哥那里吗?”

明杰看了看表.许是子闳下了班.要来找自己吧。

“我在楼下的咖啡厅呢。怎么了吗?”

明杰拿起面前的咖啡杯.里头装着的咖啡还热乎着.明杰喜欢的这款咖啡不算苦.却也并不甜腻.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我马上过来。”

听到这里的明杰笑了笑.自从和好后.两个人一起住.早上也会一起去公司.当然.明杰工作的地方离子闳很近.上班也很顺路.当然.就算不顺路.子闳也仍然会送明杰去上班的.谁叫自己喜欢他呢。

“喂.易恩.”

易恩捧着桌上的奶茶.咖啡他喝不惯.当然.以前Evan带他来的时候他也逞强点过一次咖啡.自从那之后.开始仇视咖啡这种东西.说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阿。”。

“嗯...嗯?怎么啦明杰”

易恩是下了班过来的.他可不像子闳有钱.易恩喝着奶茶看着窗外发呆.连明杰方才打了一个电话他都没有印象.但听到明杰的声音还是转头回了神。

“喂...易恩你最近怎么了啊老是发呆.”

旁边的Teddy觉着奇怪.最近见易恩挺正常的啊.也没发生什么别的奇怪事情.

“啊....没事没事...”

Teddy也没在意.觉得可能是易恩看到初代四人.想起了Evan吧.

-

其实说起伟晋.原本躺了四五天.醒了之后见到了宏正.第六天以为没关系出院了以后才知道.这药还有副作用.食用太多会导致再一次的睡眠.其实并不是药的奇怪.而是洗掉药效时正好把药效延退了.导致了伟晋又一次回到病床....

也是那之后的两个月后林子闳和许明杰两个人才又在一起.那也是伟晋出院的前一月.后来过了一年.易柏辰还是跟马振桓在一起了.他们有多爱呢.大概是易柏辰没有马振桓就不行这种感情吧.

“马振桓....谢谢你”

易柏辰站在马振桓面前.突然抱住马振桓.在马振桓怀里蹭了蹭.感觉头顶覆上熟悉的热温才停下.窝在马振桓怀里轻声说了句。

“怎么突然想谢我?”

易柏辰抬头看了看马振桓.突然笑了.轻声说。

“谢谢你喜欢我。”

易柏辰和马振桓不同于许明杰和林子闳.他们可以轻松过.毕竟家中还是留有产业在子闳手里.可马振桓不同.家里再有钱.也都已经闹翻了.顶多奶奶外婆心疼Evan.会寄回来些东西.但再怎么说.马家不认易恩这个“儿媳妇”也都是无济于事了。

“那你想怎么谢?”

“那我也喜欢喜欢你咯。”

-

马振桓回来没多久.连晨翔也回来找陈向煕了.两个人也回归了原本的生活。

“小熊~”

晨翔拉紧Teddy.像是怕Teddy走丢...吧。虽然一个大男人会走丢这种事情非常不现实.....。

“连晨翔你干嘛。”

晨翔表示小熊超凶的。

“小熊我们去哪呀。”

晨翔一直跟着Teddy走在路上.但去哪...他还真不知道。准确说...是忘记了吧。

“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哥他们找我们去吃饭啊。”

晨翔想来想去都不记得有这茬.当然.Teddy一直说着.但晨翔在做着别的事情.一直忽略了这句话.毕竟他的眼里.只有陈向煕一人呀。

“是...是吗...我可能...忘记了吧。”

连晨翔和陈向煕这对算是比较早的.当然SpeXial没解散前.晨翔离团后.俩人也仍旧有联系.只是...跟平常一样。不见光而已。现在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两个人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好吧。

-

“这个.好吃.吗?”

风田看着以纶手上的糖葫芦.歪着头眨眨眼睛问着。

“好吃啊你要吗——等等你似乎越来越高了...有点喂不到...”

以纶伸手将糖葫芦上的木棒拿到最底.还是够不到.垫了垫脚.风田笑着往下了点儿。

“嗯....好像还不够甜....”

风田小声说着.路上的汽车鸣笛.人流在冬天的夜晚却是越发多了.咬着嘴里的糖.以纶并没有听到风田说了什么.热气在寒冷的冬日里格格不入.但是酸甜的感觉.应该跟他们的爱情差不多吧。酸倒是没有多少.两个人一直以来不像团里的其他人.更多的是工作上的忙碌。

“风田.快点啦.哥他们要等急啦。”

风田在一家店门口怔住了.听见以纶的呼唤这才回过神来。

“嗯。走吧”

-

“喂?大峰?想什么呢?”

赵志伟微微蹲了一下才正面看着吕鋆峰.赵志伟觉得吕鋆峰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看着他站在那里两分钟了。

“啊...啊。哦..志伟啊。那个...那个啥欣欣呢。”

吕鋆峰看着赵志伟入神.脑里全是他们从开始到现在的片段.有那么一瞬间.大峰觉得志伟不属于他.又属于他。

“虞书欣?她刚还跟你打招呼走了啊?你最近怎么了...跟她走那么近?”

志伟看着大峰.眼里满是疑惑。看着满是疑惑的志伟.大峰笑了。

“她不是你妹妹嘛。聊得好怎么了?吃醋啊你赵志伟儿?”

看着大峰笑得正开心.志伟却是无奈地对他笑着撇撇脸。

“好嘛...回去再收拾你。走吧。”

大峰见志伟有意拉自己起身.有些茫然地问着。

“去哪?这么急?”

“你忘了?今天周年庆。我自带家属?”

-

“熊梓淇!”

“哎!”

“天枢还要不要啦!”

“要的要的。”

彭昱畅依然还是那个十六岁的感觉.熊梓淇也依然如旧.假酒照样喝小葱照样有.也还会玩着以前的一些烂到爆炸的梗.可能因为那时候也是属于两个人的回忆吧。

“喂熊老师.怎么突然有空带我来游乐场阿。”

彭彭眨了眨两个大眼睛对着熊老师露着牙齿笑的开心.手里还握着没喝完暖乎乎的奶茶.惬意的很。

“这不是想着好久没陪彭彭玩了嘛。”

熊老师和彭彭也算是大陆先出名的两位.一个靠着热门网剧.一个被捧上芒果。命运有时候很巧。遇到了。就意味着开始。你以为的结束也不过是最初。

“喂?怎么了志伟?”

电话响起.彭彭乖乖地没有去听熊老师讲话.只是望着窗外的飘落的雪.心中想着什么.看着窗花凝结.彭彭笑了。

或许这就是结果。

-

花开了。
又落了。

-

“都到齐了吧。那就开始吧。”

摄影机立在餐桌前。为此还特意请了人做摄影师。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们是”

“SpeXial”

“这是....多少周年的纪念日来着”

易恩在一旁数着手指。Evan看着他笑得开心。

“等我数数啊...”

“应该超过十年了吧。”

“有。”

“有吧”

“那就...我们要干嘛。”

宏正说完自己都笑了。

“纪念视频当然是...吃东西啦。”

“为什么阿...”

“那这一桌子菜不吃吗。”

“话说为什么我们的湿背秀的周年庆会有这两个人啊。”

以纶的酒窝跑了出来。指着彭彭和大峰两个人。

“哇以纶你这样讲都不怕被打的。”

以纶作势向后退跑到风田身后。

“不怕啊。”

-

依旧是笑得开心的大家。
和在舞台上的他们还是一样。
总是耀眼。
说不上来的开心。
粉丝也是陪伴多年。
只是如今。
虽不能像从前一样大喊SpeXial站在一起。
却可仍然像朋友相处那般开心。
人世间最好的东西莫过于幸福。
此时此刻。
我愿沉沦。
愿你安好。
一世无忧。

-

AD钙奶一路走来有你们很开心。
感谢一直在等我最后这一更的你们。
但这一更结束后。
湿背秀的更新会变得更遥遥无期。
我可能会有别的坑了。
我希望。
不忘初心。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是轻骨。
愿你看到这里能够展开笑颜。

                           Another day曲梗于
                           2018.4.29 晚上10:00
                                正式完结。

点梗站tag致歉qaqqqqqq
被逼着点梗了。
好吧好吧
160点梗。
把想让我写的cp+梗发在评论
有详细让我写什么的话
就私信我或者看我简介有企鹅号的
后期我会弄个投票选最高票数
注意是最高票数的梗
然后拿来写喔。
别点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还小。没驾照。会被查
【没人点就很尴尬

加个期限吧
情人节之前。

站tag致歉
你们....你们....
你们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好吧虽然我真的正在写AD钙【Another day】的番外了
亦幻呢....等我想起剧情我就更....
3000被吞了我的内心很崩溃的好吗。
突然160我也很懵逼的好吗
别是尴尬的我一发完这条就掉粉哇。
我最近可忙了。成绩又差了。
不知道会不会鸽。

夭寿啦被挂啦!

嘤嘤波浪怪。谢谢~♡

Taurus-萧寂:

百!粉!点!梗!

(感受到我的怨气了吗 @明月如枫  @轻风入骨相思不知. 请记住她们emmmm

占tag致歉

想吃些什么呢各位

占tag致歉。一些说明

糖果这篇其实比较赶了...
如果不是为了在最后一天发表的话。
我就不会写成这个结局了。
如果可以的话。18年我会二改一次。
其实原结局我自己都忘记了。
但是当初写标题 糖果 的时候
好像有想过要写这个地方的。
忘了。忘了。
本来我想着写完系列就不写了。
写点别的圈的东西。
可是你们太重要了。
我不能不管啊。
不管了。
1.17我期末考了。
寒假可能也没什么时间。
或者....
你们要看文也可能要过个几年了。
因为啊。有重要的考试呢。
对了。如果谁见到了 @舞棂滼 ←这个人
请告诉她。
我在等她。

【桓易】糖果。(短)

很久没更新拉。
ooc预警。
歌单【顺序】:
推荐bgm:KBshinya版本的 欠一个拥抱
推荐bgm:哦漏版本的 追光者
【网易云已加歌单 桓易 糖果。】
前排 @舞棂滼 这是。我们过的。第一个年。
传送门:大厅
————————————————————————

“好久不见。”

————————————————————————

风轻轻拂过脸庞.冬季的寒凉使鼻尖有些微红.伸手触摸寒冷空气.却瑟缩不前。这是易柏辰和马振桓分手以后.没再见过面的整整一年。

“喂.你好。”

当初马振桓为了跟易柏辰在一起.跟家里关系不好.又跟家里断了联系.这才流落到只能做个小小的职员.但房子还是马振桓的.毕竟孩子还是孩子.家里人也常会寄来些东西.马振桓知道.那些都只是奶奶寄来的.父母肯定会百般阻拦吧。

“嗯.您说。”

易恩却是不一样.家里人都疼他宠他.所以就算他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家里都并不是不能允许.于是易恩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都已经开始管理公司了。

“好。”

但总归是在一个城市的.躲得了一年.也躲不了一世。

“出来见个面吧。我们谈谈怎么样。”

自然.这样的平静还是被打破了。前两天易柏辰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虽然时隔一年.但易柏辰还是无法忘却.后来也就答应了前往咖啡馆一聚。好吧.说实话.他拒绝了.可是被好朋友陈向熙拉来了同一家咖啡馆.但因为陈向熙最近交了男朋友.坐了一会就走了.独留易柏辰一人.或许是场偶遇吧。

“好久不见。”

那人看到易柏辰竟是有些诧异的.他以为他真的不来.其实易柏辰根本没想着要来.因为.....他根本没听清地点.也不知道就是陈向熙定下要聚聚的咖啡馆。

“嗯....好....好久不见了。”

易柏辰有意避开马振桓的视线.如果他没有记错.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好像也是这个咖啡馆。

“要吃糖吗.甜的。”

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话使易柏辰有些不舒服。

“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怎么了。”

易柏辰始终是不开心的样子.也没给过马振桓笑脸.这让马振桓顿时一愣.他家以前那个可爱的易popo呢?交出来啊!!!

“嗯....一年了。我好想你。”

他们曾经分手的原因是因为易柏辰不想马振桓因为自己跟家里闹太僵.毕竟是自己的父母。

“马振桓....我们....我们已经分手了。”

“是吗....”

“马振桓...我们....我们回不去了。”

“不需要回去。”

“什么?”

————————————————————————

易柏辰手底下的员工们把项目做大做好了.因此赚了不少钱。也就因为这样。再次见面的后两日.易柏辰又一次见到了马振桓.这是一场酒会.后来易柏辰才知道.马振桓这个时候是合作的集团那边公司的人.自然也有邀请。

“易柏辰....是你吗....易恩......”

即使是刚走进酒会.抬眼在人群中看到的第一个人....还是他啊。那人喝的很醉.即使离他很远.好像都能闻到酒的味道。

“马振桓....?”

关于马振桓是合作集团公司那边手底下的.易柏辰一开始是不知道的.谁会想的到....马振桓一个外国留学回来的大学霸富家公子会流落成为小企业的职员?不过也不是说不通的....毕竟易恩自己一开始也是他们口中一无是处的人吧.....

“易恩.....”

那人突然上前拉着易柏辰的手.嘴里念着些什么.可易恩听不清。更听不懂...

“马振桓你喝醉了。”

那一天.说自己可以想想.或许....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吧.....为什么害怕呢。当初分手的原因...明明是为了他好....明明是想在这一年里让他好好去相亲....可是.....可是一旦想到他会和另外一个人相伴终老.心里就会很不舒服吧....

“....我没有。”

话音刚落.马振桓整个人就倒了过去.灯辉摇曳.光触及的地方让人感到温暖.易柏辰没有办法.只好把马振桓带走。

“一年了....果然还是没能放下你啊。”

—————————————————————————

“马振桓.和我在一起吧”

“这一年来”

“我太自信了.”

“对不起啊.我....”

—————————————————————————

“好。”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

“我只是很后悔”

“没能抓紧你。”

—————————————————————————

once more 再一次。

—————————————————————————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啊。马振桓”

—————————————————————————

小孩睡眼朦胧.从床上迷迷糊糊地坐起.闭着眼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空空的.除了被子.只剩下马振桓独特的香气.只是....人不见了。

“唔....马振桓——”

揉了揉眼睛.想着马振桓可能在外面做饭什么的.可大声喊了两下都没有人回应.只好自己起身.可....易恩宝宝似乎忘了自己刚摔过一跤.....腿上的伤还没好啊。

“嘶...诶...哎呦”

果然....易恩一个不注意.整个人就趴在地上了.没办法.马振桓又不在.只好自己坐起来.刚坐起来.就听见有门开的声音.男人在门外开锁时好像听见小孩的哀嚎.

“易恩?怎么自己坐起来了?”

马振桓将易恩抱回床上.又小心翼翼查看了易恩的伤口.易恩的伤口怎么来的呢....好吧....那天跨年的时候.易恩非要马振桓在顶楼等他.还要看什么烟花。后来下楼的时候摔的....。

嗯。其实。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浪漫的故事。只有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便足够了。

不过。故事也讲完了。
你是要走.还是停留?
我可留的住你呢。
总之。
谢谢屏幕前的那个你。看到这里。
对了。我是来送走2017年这个小可爱的。
我的2017年太波折。太不公。
可是这个世界有什么不波折的人生。
可是这个世界又有多少公平。
对于我来说。
粉丝两个字后面的数字不重要。
可是。
粉丝数字里面的那些人。
是最重要的。
元旦快乐。♡
祝天下人能找到和自己相爱的人。
没有什么不可能。
但是。我还在等一件事情。
在等一个时代到来。
在等所有人接受。
在等你。

我想问问各位如果我现在没有存稿在身且没空存稿了你们
还等不等我啊?